写字
涂鸦
读书
赏景

读《我城》

西西的《我城》说到干花了。我想起小时候我和妈在街上买了两朵干花,那花是橘黄色的,干而不裂,色泽就像上了漆。的确像西西说的,那干花令人不禁疑问:“何以干得这么好?”我和妈妈把它插在纱窗的小孔上,就像窗户开了花。那窗框是露出几丝木头颜色的黄。可是那个窗子跟着那个房子一齐消失了。十年间,我偶然看见自己的家在马路边,但它被铁板封了,我进不去,看不见。

现在它则是彻底消失。

和童年的许多事物一样,那房子,老家的山、田,也像西西的书里曾描述的,都被厚厚的塑料胶布包起来,我明明看见他们,却怎么伸手都无法再摸到了。西西说的装载着骨头的“火车卡”,把那些“我城”里的一点点、一滴滴拉走,令他们消失。“我城”当然是西西的香港,但也是读者自己的城,这些年迅速的城镇化中,我自己的城也在消失。消失的不仅仅是我的城,更是自己的一部分。记得曾有位文化名人谈自己的老院子被拆的感受时说,“那简直是刨了我的根。”我的根也快被刨尽了,但我要感谢《我城》,它对城的挽留,不仅令我思念我逝去的城,更令我一点点捡起因为升学、竞争、工作等压力而压抑的情绪、想象、思考。我的生活曾经很生动,比如那些干花、黄角树、黑瓦房、柳条篮、一塑料袋的剪纸、我胡乱造的十七种折纸......比如和同学合写侦探小说、比如我给中学外的田舍安的别名、对那个田舍内生活的憧憬...... 西西提醒我,我不可以放弃美好、放弃想象,要去”建造美丽的新世界“。



评论(3)
热度(2)

© 小鱼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