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字
涂鸦
读书
赏景

推荐一本切题的书

近日发生了不少令人不安的事件。

制服暴力和弥补理解的裂痕在我看来是并行不悖。

也不知现在是否所有人都归案了,大家出门看来要小心一些。

记得有一回在街上遇见一个维族人,他拿着手机给我看,好像要说什么,我有点害怕他,就立即走开了,他说:你不要走啊,我又不是日本人。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也许他只是问路,也许只是件无关紧要的小事。作为一个少族族裔,如果没有歹意而遭到周围人冷遇,一定也很难过。我没法信任他,但更加难过的应该是我自己。为什么两个种族无法相互理解信任,一定要兵戈相见?

这样的事情一旦发生,必然引起社会对少数族裔更强的警惕甚至歧视。我自己就已经这样了。希望后续不要发生太多由于误解和偏见...

 
2014/3/2    

一页净土

前日大霾中去五道口找同学,顺便就坐了两站公交去万圣书园里逛。仍旧是那个进门右转再左转之后的角落。


以前在这儿看见董桥的书,只是用手触一触书皮,找找精致的感觉,就走开了。因为我中学读过一次他的文字,觉得根本就不是我能理解的贵气生活,自此再也没看。


那天我却只因书里一个巧合,一连站着看了一小时半,可能是人长大了,觉得书里的世界,不管很近还是很远,都值得看看,看看不一样的故事。看过董桥再看其他书,就觉得装帧和印刷都像盗版,字体也选得不够端庄。后来终于腿酸了,便买正在读的那本,到蓝旗营公车站等着。


刚好错过一辆。就戴着口罩读了起来。在周围一团浑浊的霾中,眼前的书纸洁白醇厚,好似一页净...

 
2014/2/27    

    过节时,走进成都的西西弗,顾客盈门,创意产品有一席之地,咖啡吧占去小半个空间。除了绿色的调子,这间书店很容易让人想起已倒掉的“光合作用”……当然眼前的书店经营多元,电影票亏了爆米花赚,有个飘着咖啡香的地方看书,多么惬意。

    许多人席地而坐阅读书籍,证明书店气氛不错。但不知道是中国人口太多还是怎样,总容易把一些本来很美好很雅致的事情变俗。最近逛过的书店里都摆着日本产的两三百的本子、马克杯、多肉植物。很久以前自己买过一件蓝色波点裙,如获至宝,但过两月满街皆着波点裙,我愤然将裙子锁进了衣柜。第一次去逛一间...

 
2014/2/6 2  

午后日志

每逢楼上的住户往下扔垃圾,我总是握着拳头忍不住“头手伸出窗外”呐喊,屡次出言也不见效,跟物管说过也是徒劳,后来便只剩下生闷气了。

今天却见三四只小鸟站在窗外的小平台上啄食楼上丢下的食物碎屑,甚是可爱,这也算是乱扔垃圾之“阴”相对的“阳”了。

看着他们啄食,我竟渐渐原谅了上面那个无赖。

 
2014/2/5    
2014/2/5    

年在故乡

       今日的成都已是诸葛丞相的空城一座,而此时的故乡在人们一路驱驰归家之后则热闹非凡。下车那一刻顿觉人潮涌动,红晕飞舞,笑闹不绝于耳。多年没在老家过年的我,甚至觉得有点错愕。挤不下汽车的小巷里站满了炸洋芋、卖甘蔗的小贩。德克士炸鸡开在了最中心的位置,大都市的电影院也进驻了人们的生活。虽然多数楼房没有电梯,但普通人家亦有宽敞明亮的屋子,大大的电视,最重要的,是餐桌上有故乡清甜的粮食蔬菜、香滑细嫩的牛皮豆腐。

        到了晚上,每条主街...

 

听到有的人的开会录音,觉得他的嗓子里都冒出了烟灰和剩酒。  

 
2014/1/24    

树与书

今天开始看《当我跑步时,我谈些什么》,读到这一句:

“他们也不知道,在鳄梨树那风凉的树荫下安闲地读书,兴之所至便去南太平洋的海湾里游泳,这样的生活,让人感到何等幸福。”

读罢身临其境,不觉飘飘然。有朝一日,愿携书坐于那鳄梨树下,体验这书中的非凡感受。

梁文道有篇博文大意说到,树下是一个智慧的场所,佛陀在菩提下顿悟,先贤在树下传道授业。Kindle软件的加载画面也是一名小孩在夜晚的树下读书。真实的生活中,校园的夏日清晨,总有学生在树荫下持书朗读。大约每个在树下看书的人,潜意识中都希望自己的智慧如同树的生命一般生长,最终达到同它一样静谧而丰满的状态。


 

烟之外

当应该忘记的琐事竟不能忘记而郁郁终日

我们就被称为没有意义而且疲倦的东西

——洛夫


这两行诗,就像那个四处浏览网页而不知道在追寻什么的我。

 
2013/8/2 1  

A Global History 书摘

今日读到通史第五百页,上面写到了欧洲的奴隶贸易者如何在非洲“抓壮丁”:

Raiding parties plundered villages and broke up families in their search for strong young men and women. The captives were then driven from dawn to dusk in the blazing heat and pouring rain, through thick jungles or over dry plains. The survivors who reached the coast...

 
2013/7/30    

别摘下帽子

上次看《中国好声音》赛后的那档采访节目,华少采访了一位选手,我记不清名字,是一个长发女孩,带着红帽子,唱歌时表情略夸张。她不太开心,她说大家说她像巫婆,把她的图片P成格格巫,说她丑,说她冬天戴帽子有毛病。主持人就问,你为什么要冬天戴帽子。她说,这就符合我自己吧,我觉得这就是自己。主持人进而问她什么时候会把帽子摘掉,她说,这就是我自己的世界,如果摘掉帽子我自己也不知道会是什么。主持人依然问她,你什么时候摘帽子,她犹豫了几下,突然说,今天!然后摘了。

虽然摘帽子也是被访者最后做出的选择,但我还是很遗憾。她向大众舆论和主持人的现场逼问屈服了,放弃了“自己的世界”。我不解为何主持人一再让她摘帽——别人已...

 
2013/7/28    

© 小鱼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