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字
涂鸦
读书
赏景

年在故乡

       今日的成都已是诸葛丞相的空城一座,而此时的故乡在人们一路驱驰归家之后则热闹非凡。下车那一刻顿觉人潮涌动,红晕飞舞,笑闹不绝于耳。多年没在老家过年的我,甚至觉得有点错愕。挤不下汽车的小巷里站满了炸洋芋、卖甘蔗的小贩。德克士炸鸡开在了最中心的位置,大都市的电影院也进驻了人们的生活。虽然多数楼房没有电梯,但普通人家亦有宽敞明亮的屋子,大大的电视,最重要的,是餐桌上有故乡清甜的粮食蔬菜、香滑细嫩的牛皮豆腐。

        到了晚上,每条主街都亮起了大红灯笼,人潮与白天无异。醉汉在饭店门口吼来喊去称兄道弟,几米开外也能听见。饭店伙计穿着白围裙慢慢扫着露天餐桌下一地的瓜子壳。我没注意差点踩上一盆刚宰的泥鳅,旁边仍然摆着小时候老工具:小板凳上一颗长钉。手拿烟花的孩子们在行人稀少的小巷里玩,巷里的房子仍然是歪歪斜斜毫无距离地凑在一起,好像能直接看见对面人家吃了几块腊肉……故乡这小城里,人际间的隐私感如同这房屋的无间,一个熟识打过招呼,转头便被七姑八姨从他家老太太的身体评论到儿媳的脾气……而这评论并无恶意,不过是消遣散步的时间。

        长串鞭炮的红屑散在街沿和楼房的阶梯上暂时无人清扫,亲戚拿着压岁钱跑下这红红的阶梯追着要塞给我,我边跑边笑说都二十多了不能要啦。跑到小区一楼,看见一家人窗帘未合上,男女老少挤满了沙发,龙门阵在楼道里回响。小区院里、行道树边停歇的汽车都不差,仔细一看好多外省牌:粤、青、新……。《Oracle Bones》里形容的那些90年代末在外打工总被歧视的川人,今日也有不少能衣锦还乡了。

         住处邻近一家叫“丽江岁月”的歌厅,我在卧室里坐着,仍能清晰地听到歌厅的青年一首接着一首地唱,都着了调,不再像十几年前千奇百怪 的“雨一直下”…此时已是深夜,音乐丝毫没有停歇的意思,偶尔还能听到很大几声“拜拜”“走咯!”,几声烟酒嗓的“莫送老”……

        故乡新年的蒙太奇已经闪花了我的眼睛。我曾不敢回来,担心物是人非我会难过,但是今天见过如此多的笑脸,无法入眠的街道, 听到够大声的乡音,我才知道我是杞人忧天——此时窗外,又有两个哥们儿吃完了饭,自带麦克风,笑声震天。

评论
热度(2)

© 小鱼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