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字
涂鸦
读书
赏景

学习爱

许多言情小说与爱情电影都把爱的圆满归结于缘分和激情,殊不知这其实是双方需要学习的功课。高中时曾经看过一本《爱的艺术》,作者是弗洛姆,书的观点就是爱是一种需要每个人学习的能力,有人占有,施虐,受虐,但以为那是强烈的爱。我向同学推荐那本书的时候他们都嗤之以鼻,说这样的事不能通过书本进步,他们更愿意接受小说和电影的熏陶。

新上映的致青春一片相必又让许多人获得了爱的教育,它也的确展示了爱的能力需要学习这个观点,但我不同意郑微说的施洁是一个值得林静爱的人的说法。虽然她的确把自己的生命看得很轻,但她并没有把爱人的快乐当做最重要的事。她在用死亡要挟爱人。用心理学的观点,她是一个不安全型的人,时刻紧张怀疑自己的爱人会离开,所以在他见别的女性时会自杀相逼。这与其说是无私,不如说是束缚,甚至自私,因为这份关系从一开始就没有两情相悦,而是这个女子步步紧逼步步限制。这个情节好像在说,只要你爱一个人,愿意为他付出一切,甚至生命,把对方牢牢拴住,你就可以得到他,但事实不一定如此。首先这种动不动就以死相逼的爱情,没有几个人会快乐地接受,甚至会给对方带来巨大的心理负担,其次,这样是否真的能留住对方的心也非常值得怀疑。相比之下,“那些年”里真心为对方的美满姻缘感到幸福的年轻人,实在太有爱的能力了。他们给予所爱的人选择的自由,并升华了那份原本看来有些狭隘的男女之情。

恋爱遇到问题的时候,很多人会抱怨,会说缘分不够,会说激情散了,但是也许很多人,包括自己在内,都常常不能去反省:我爱的方式是否合适?今天听见某青年跟她的恋人讲电话说,“你下周陪我去C市一起玩呗~!”对方貌似没有同意,大概是因为毕业设计很忙,然后她说,“你这样我下周就自己去西藏,你知道的,我很久就想去了。”对方坚决不同意,因为这位青年的身体的确不结实,于是青年继续要求恋人陪同去C市玩。几番下来她始终用单独去西藏的事要挟恋他,并偶尔强调,“我也许就一去不回“。说实话他们常常吵架,但她总说我们就是性格不合吧云云。而我个人觉得,这和她一味的要求要挟有很大关系。

最近还看一本叫《我们心中的怕与爱》的书,书中是读者与作者就爱情问题的通信探讨。作者以日常和经验的语言讲出了很多实在话,我也挺欣赏的,凭自己的浅薄阅历我的确认识不到有些观点。但我常常怀疑,来信人和恋人的分手是否出于他/她写在信中的原因。认真看过文学作品或者上过文学课的人大约都会知道,叙述者常掩盖自己做过的坏事,比如《麦田里的守望者》里Holden不愿意承认自己去过精神病院。许多人分手时也常谈对方错误而闭口不答自己的过失。所以我不敢相信那些来信都是诚实的。许多人说对方不够爱自己,狠心离开了,我就常想,这个人的爱里是否也有很多要求,要挟,和捆绑,那并不是真的为爱付出。当然自己也常犯这样的错误,所以爱,真是一门需要自己对自己诚实,吾日三省吾身的功课。

评论
热度(1)

© 小鱼游 | Powered by LOFTER